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昨天,金庸先生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这两年不良媒体把金庸先生“被去世”了好多回,一直在坐等权威媒体出来打脸。

  结果等来了《明报》的官方消息,等来之后还是不敢相信,对我们来说,金庸已经不是一个人,他一个人就是一座江湖,一个时代。金庸先生已经修炼成武侠的代表,成为华人“侠之大者”的精神符号,精神符号怎么会死呢?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然后又想,时间是最厉害的武功,人总要生老病死,94岁去世算得上是喜丧。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古龙去世时,乔奇为他写:“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金庸在生前把自己14部作品每取一个字编成了一副对联:“飞天连雪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有书迷说,这就是金庸最好的挽联。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有华人的地方,都读过金庸。金庸的作品打破了国别的界限,不因为政治分家,只要你跟我认一个语言,只要你跟我认一种文化,金庸都是我们的文化象征。

  金庸老先生连迷弟都是殿堂级别的。邓小平、李开复、马云,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开辟世界,影响国运。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金庸的书粉。

  邓小平是金庸的死忠粉,即使到外地出差也会带上金庸的书。第一次见面见到金庸,邓小平就立即走上前去握着他的手,满脸笑容地说:“欢迎查先生回来看看。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你的小说我读过,我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你书中的主角大多是历经磨难才终成大事,这是人生的规律。”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马云是金庸的脑残粉,他自己的外号来自金庸《笑傲江湖》里的风清扬,并且让阿里巴巴的员工都从武侠小说里取一个绰号,金庸笔下的人物跟阿里巴巴庞大的员工比起来凤毛麟角,逼得阿里巴巴的员工什么忌讳都没有,只要不是大奸大恶的人,哪怕来个路人甲的名字都行。

  我一直觉得阿里巴巴的路不会走偏,甚至走得更远,是因为他的企业文化与金庸一脉相传。马云也跟金庸笔下的侠客一样,改变了中国人的消费方式后,他退隐江湖成为乡村教师,相比在美国闹出一级刑事案件的某东真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金庸给阿里巴巴的题字)

  我敢说每一个中国人都“看过”金庸,金庸的故事在我们的生活中简直无孔不入。老一辈熬夜在被窝里读金庸的书,80后在课堂上包着语文书的书壳看《倚天屠龙记》,90后就算看没耐心看书也看过无数的经典影视作品,《笑傲江湖》、《神雕侠侣》在电视上播了又播,曾经也是个中二热血少年少女,课下倒拿扫把,大喊一声“华山论剑!”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比较可惜的是现在的00后,这两年改编的金庸作品都是什么狗屎。如果有读这篇文章的00后,我想给金庸先生正名,他的原著与故事绝对是经典,能把他的书改成那个屎样的纯粹是导演个人能力很有问题。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除了缅怀金庸以外,作为金庸的吹逼,我也很想让现在的年轻人认识一下金庸的牛逼。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

(这辣眼睛的造型绝对不是我的神仙姐姐)

  我在导读里写到金庸是一个凭借一己之力奶活影视圈娱乐圈和游戏圈的大神,现在再加上一个文学圈。金庸写文章的时候,主流文学对于这种武侠小说是不屑于顾的。严肃文学看不起以金庸为代表的通俗文学,就像现在的文学圈看网络小说一样鄙视。等到金庸的能量成长到难以让人忽视的地步的时候,主流文学圈终于低头了。

  金庸是那个年代的“网络小说”大触啊,他第一部处女作《书剑恩仇录》在《新晚报》上连载574天不断更。这种强大的创作能力让人叹服,跟以“人肉打字机”著称的唐家三少相比也不逊色。金庸创建的《明报》本来只是很普通的报纸,后来金庸在上面连载自己的小说后,《明报》受欢迎程度远超同期报纸,一句话,这个报纸就靠着金庸的小说才没倒闭的。

金庸去世了,可是还有很多00后的年轻人不知道他